消毒餐具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餐具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个乡村代课老师最后的钟声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20:44:45 阅读: 来源:消毒餐具厂家

腊月十五的太阳刚摸到山顶,排捧村小学便响起了上课的钟声,刚烈、辽远、透着一种沧桑,在这个位于湘西保靖县吕洞山区的苗寨里,穿心扯肺地回荡着

这是一学年里最后一天的钟声。

55岁的代课老师杨忠明,在这口钟下敲了整整28年。

作为2010年全国31.1万将要被清退的乡村代课老师中的一个,这会是他教学生涯中最后的钟声吗?

他不愿意碰这个话题。只是说,最近常做梦,梦见最多的是给孩子们上课,但有一次,他梦见排捧村小学突然消失了,急得翻山越岭到处找,山那么高,孩子那么小,他们到哪里去上学呢?梦醒来,他哭了。

这辈子,他似乎一直都没走出这些梦境,幸福并煎熬。

用一个多月的工资,跑200多里山路,背回一口钟,仿佛背回了一座山寨的梦想

保靖是国家级贫困县,境内有湘西苗族地区第一高山吕洞山,排捧村就在吕洞山上。这里山套着山,海拔近千米,早年村里人去趟县城,顶着星星上路,也要跑上两天两夜。

贫穷、闭塞,使得这个苗家山寨祖祖辈辈没有请进过一个教书先生。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,村里有了第一个代课老师石家成,是位在外读过书的本村人。杨忠明就是在石老师手下完成了小学启蒙教育,考进县城中学,高中毕业。

那一年,石老师去世了。县上派来的两个公办老师待了不到3个月先后离去。排捧村小学散了。

杨忠明跑到老师的坟前,重重地磕了3个头,抹着泪留下一句话:老师,我要把你的事干下去!

这个心愿,更多的不是因为师生情义,而是山里人要自己救自己、闯出大山的一股子心劲。杨忠明想,为什么鸟能飞过吕洞山,因为它有翅膀。山里人没文化,就像没有翅膀的鸟,一辈子飞不起来呀!

1981年秋天,26岁的杨忠明在全村父老乡亲一致推举下,成为排捧村历史上第二个代课老师。

开学前一天,他揣上刚拿到手的一个月的15元工资,又背上一袋米,跑120里路赶到县城。先去集市卖了米,口袋里又多了点钱,之后跑到废铁公司东挑西拣,花18元钱买下一口钟,又花2元钱买下一把用来敲钟的砍刀,连夜背回村子。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杨忠明就敲响了排捧村小学重新开学的钟声。全村人扶老携幼簇拥着20多个报名上学的孩子,热闹得像过年。

杨老师甜酸苦辣的代课生涯,就在这钟声里开启了。

新校舍是3间老木屋。没有课桌,杨忠明找来砖头,上面搭木板;没有黑板,就把几块木板钉在一起,刷上黑漆;没有凳子,就从自家和亲戚家一个一个地凑。冬天,刺骨的寒气从没有遮挡的窗户里吹进来,在黑板上结下一层厚厚的冰,每天早晨上课前,他都要先点上一捆草,把黑板上的冰烤化。

老屋渐渐成了危房,杨忠明只得把20多个孩子转移到自己家中,开了整整一年的家庭课堂,碰上雨雪天,铺上一地稻草,煮上一锅饭,留吃留住。

学校是一、二年级复式教学法。每堂课,杨忠明在黑板中间画一条线,前20分钟在这一半黑板上讲一年级的课;后20分钟在另一半黑板上讲二年级的课。一个汉字学完,要再用苗语讲解一遍。

当时村子里的人大多是文盲,700多口人识字的不到20个,家家户户穷得夜里连煤油灯都点不起。为了能让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,在6年多的时间里,每到晚上,杨忠明都要端上煤油灯,把20多个孩子的家逐个跑一遍,一个一个地辅导,回到自家时,常常已是后半夜了。

刚刚学会的文字、计算,在孩子们心里打开了一片新奇的世界。他们第一次学会把想说的话用文字写出来;第一次学会把家里一小捆一小捆用来计算多少斤苞谷、多少只鸡的小竹棍,只用一个数字写下;第一次从课本上接触到大山外面的世界。他们会经常问:老师,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繁华吗?杨忠明总是回答:是的,孩子,外面的世界很繁华。有高楼,火车、飞机、电影院

其实,他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繁华,这辈子,他去过的最远最大的城市是保靖县城。然而,他的描述已足够在山寨孩子的心中播下一片梦想

大山里的启蒙教育,就像刀耕火种,艰难而充满渴望。一人一校的复式教育,杨忠明坚持了23年。直到2004年,随着自然村的合并,排捧村小学与原邻村的两个小学合并成为包括一至四年级的片完小。公办老师依然派不下来,只得从邻村又请来两个代课老师,杨忠明兼任了校长。

学生多了,操心的事更多了。

为扩建修缮校舍,杨忠明带着100多个学生家长,挑石头、背沙子、挖地基,千辛万苦。房子起来了,却短了上瓦的钱,他把自己当月刚刚拿到手的已经是每月500元的工资,全部买了瓦。那个月,他家里吃了上顿找下顿。

2007年冬天,吕洞山区遭遇严重冰冻天气,冰雪堆到3尺高。有家长提议,课停几天。杨忠明摇头:不能误了孩子!

他每天天不亮就往各村里跑,把那些年幼的小学生一个一个牵着、背着,接到学校;下午放学,再一个一个送回家。有一次,他背着孩子一脚滑倒,孩子没事,他的腰却摔坏了。躺在床上,急得一夜睡不着,最后想出一个办法,请全村的壮劳力上路铲冰,可他拿不出钱答谢乡亲们。还是他那大字不认识的老父亲,从箱底捧出牙缝里省下的80元钱,塞到儿子手上。杨忠明让妻子买下肉和菜,请所有出工的人吃了一顿饭。

攀枝花西服定制

枣庄西装定制

金昌西装制作

包头定做工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