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餐具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餐具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个买卖人的思考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0:44:46 阅读: 来源:消毒餐具厂家

几十年的时间,不经意间,冯仑成了一个标本。他说如果要写回忆录,第一句话会是:这个人不是一个人,也不是一个神。他是一个哺乳类动物,是个被人搅乱成似是而非的哺乳类动物。

他从小就喜欢看内参1959年,冯仑生于陕西西安。他的父亲是企业工会负责人。在他的印象中,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的父亲,在新的社会制度下,一辈子谨小慎微,软弱,守规矩。冯仑很小的时候就从父亲那里学会了阅读、写作和画画。

身为工会负责人的父亲有一点优势,使得冯仑在文革期间,阅读了大量内部出版的灰皮书,如《张国焘回忆录》、《尼赫鲁传》、《出类拔萃之辈》等。

冯仑跟那个年代所有的少年都差不多,内心充满革命的激情。他接触到的环境、家庭、老师,都形成了一种正向的鼓励,要改造这个社会的不公正。十四五岁的冯仑,心里想的全是大事情。

回看当年,已知天命的冯仑说,这绝对是一个悲剧。试想在一个法制健全、经济繁荣的社会,年轻人想大事,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太糟糕了。

1978年,冯仑考上西北大学经济系,毕业后,又考上中央党校硕士。在中央党校读书期间,冯仑贪婪、不加节制地阅读。阅读使得他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他开始颠覆自己以往的认识。

他后来在《野蛮生长》中回忆说:中央党校有两个阅览室,一个是党刊室,一个是内刊室,就是内部资料(内参)阅览室。当时是按级别看内参,很多资料在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,资料反映的都是社会阴暗面和问题。我突然感觉,原来除了我们从《人民日报》看到的那些正面的东西外,还有这么多真实的情况!我开始怀疑,渐渐形成了习惯,在内刊室里找史料,不停看各种各样的内参,这些资料使我知道世界原来是由两面互补的,一面是宣传,另一面是内参。

毕业后,冯仑留校做了一段时间老师,后来去了中宣部和体改委,最后到海南成立了海南省体改所(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前身)。在体改所待不下去了,他回到北京,遍托关系找工作,但一切正式的国家机关都对他关上大门。

就这样,冯仑的仕途之路被腰斩,他再也无法退回到体制之内,开始沦落江湖,落草为民。

他曾想对牟其中发动兵谏1989年,冯仑在海南偶遇了一个叫汪兆京的人,南德公司在海南的代表,曾经帮助牟其中做成了惊世骇俗的飞机生意。冯仑说:那年9月,汪兆京说你现在没事儿做,也没工资,可以去牟其中那儿折腾。我就这样去了南德。

进入南德一年多后,冯仑成了牟其中的第一副手,他在海南创业的故友王功权也投奔过来,王又把刘军、王启富拉进来。日后的万通六君子中,有四个人到了南德。人托人介绍,最后南德三分之二的部门经理都是冯系人物介绍过去的。

牟其中先委任冯仑为政务秘书,后来又让他去《南德视界》当主编,再后来冯仑变成了总办主任兼西北办主任,月薪200元,办公座位就在牟其中办公桌的对面,大事小事一把抓。

冯仑的工作甚至要给故去的牟其中母亲穿寿衣。媒体曾报道说,当时太平间的一位工作人员是个老头,他对正在忙着给牟母穿衣的冯仑说:学会了这个,你就多了一种谋生的手段

两人和谐相处的日子并不长,冯仑认为南德应该转型时,牟其中依然沿袭原来思路,并继续放大。他习惯倒资金,甚至还要去美国倒腾。在耳闻目睹了牟管理公司的江湖路数之后,冯仑绝望了。

牟其中对冯仑也不信任,因为很多经理都是冯仑介绍的,他觉得这是冯系,他从老家四川调人来公司,想搞平衡和监视。冯仑整天看着那些监视者的脸色,感觉很不痛快,此时他看到了自己在公司的天花板。

他们想到过兵谏,让牟其中只做董事长,但冯深知牟的性格,最后只能作罢。在冯仑的印象中,牟其中这个人凶狠霸蛮,在香山吃饭时为争凳子一拳把别人的嘴打得缝了五针。

最后只有一条路出走。冯仑偷偷摸摸地离开了南德。事实证明,冯、王等人的判断是正确的。他们走后,南德公司有人试图兵谏,结果半夜从被窝被人揪起,还被关进了地下室。

冯仑的出走使他和牟其中结下了梁子,而且南德的人老往冯仑的公司跑,梁子越结越深,先是牟其中见面不搭理冯仑,接着是冯仑发狠放话说活着就不要见了。

牟其中的南德泡沫最终还是破灭了,坐牢时,他曾给冯仑他们打过电话、写过信。冯仑和王功权商量后,给了一个回复:在官司阶段,不介入。如果服刑,生活上的事情可以管。后来,冯仑和王石曾一起去武汉探望了牟其中。他说尽管这违背当年活着不见面的狠话,但随着岁月流逝,看法变了。

他的野蛮生长很顺畅1991年6月,冯仑、王功权、刘军、易小迪、王启富等人在海南成立了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(万通前身),后来又加入了潘石屹。他们以兄弟相称,等到分拆家产,各自成为老大之后,人们称呼这个群体叫万通六君子。

济宁定制西装

陕西职业装订做

项城西装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