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餐具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餐具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往事是否设立国家主席职位之争的细节

发布时间:2019-07-19 03:41:15 阅读: 来源:消毒餐具厂家

往事:是否设立国家主席职位之争的细节,

“他们已经来过了。”毛主席所说的他们,是指江青、张春桥、姚文元:“他们说六号简报影响很大。”紧接着,毛主席的口吻严厉了起来:“你汪主任了解我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,还派你回向政治局传达过,你怎么又要我当国家主席呢?”当毛主席用你的职务称呼你的时候,你的情况就有些不妙了,这一点汪东兴早有体会。

更让我惊异的,是在这次会议上,我的老上级汪东兴也因受蒙蔽而犯了错误。我当然不知道,在这次庐山会议上受蒙蔽犯错误的何止几个人,我记得毛主席后来有个批示,大意是几个人发难,企图欺骗二百多个中央委员,有党以来,没有见过。

就在吴法宪关于放林彪讲话录音,组织小组讨论的提议被采纳后,汪东兴参加了华北小组的讨论。陈伯达正好也来到这个小组,他做了极富煽动性的发言,配合林彪集团鼓吹“天才论”,以实现在修宪中恢复设立国家主席的目标。

陈伯达的蛊惑发言,把小组里的绝大多数人的激愤挑了起来。特别是他“有的反革命分子听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,欢喜得跳起来”一语,加上他手舞足蹈的表演,使汪东兴的热血也沸腾了起来。

汪东兴随之表态拥护林彪的讲话,还说:“中央办公厅机关和八三四一部队讨论修改宪法时的意见,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,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。”“建议在宪法中恢复‘国家主席’一章。这是中央办公厅机关的愿望,是八三四一部队的愿望,也是我个人的愿望。”

早在第三次庐山会议的准备时期,毛主席就多次谈到,不主张设立国家主席,自己也不当这个主席。有些相关的谈话,还是让汪东兴向其他中央负责同志传达的。因此毛主席对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态度,汪东兴应该是很清楚的。

可林彪的讲话,陈伯达的煽动,马克思、列宁、论天才的语录一搬出来,用汪东兴自己的话说,是“没有识破他的阴谋,凭着自己朴素的阶级感情,一听说有人反对毛主席,反对毛泽东思想,我就火冒三丈,被他煽动起来了”。“心情非常激动地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,把不应该上纲上线的问题上了纲、上了线,使会议气氛紧张,不利于,影响了会议顺利地进行,当了反革命分子陈伯达的炮手”。

偏偏这些话都被编进了全会的第六号简报,而且还“把别人发言的内容与我发言的内容混在一起,以我的名义刊登了出来”。汪东兴的回忆说这些文字在刊发前,没有给他过目。

这份简报毛主席马上就看到了,他立即把汪东兴召了去。“看到六号简报了吗?”毛主席见面就问。“刚看到。”汪东兴还没想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“他们已经来过了。”毛主席所说的他们,是指江青、张春桥、姚文元:“他们说六号简报影响很大。”紧接着,毛主席的口吻严厉了起来:“你汪主任了解我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,还派你回向政治局传达过,你怎么又要我当国家主席呢?”当毛主席用你的职务称呼你的时候,你的情况就有些不妙了,这一点汪东兴早有体会。

汪东兴解释说:“我听陈伯达发言说,有人听到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就欢喜得跳起来,我很气愤。”“在群众讨论修改宪法时,大家都拥护你当国家主席。”毛主席立即反问道:“不当国家主席,就不代表群众吗?你强调群众拥护,难道我不当,群众就不拥护了?我就不代表群众了吗?”

毛主席的批评,使汪东兴的心里非常难受,他感觉自己辜负了“毛主席对我的教导和信任”。他的这种极度不安的心情,我不久也感受到了。

一天,也来到庐山,参与毛主席身边工作的王海容、唐闻生,在碰见我时打招呼,说江西省的同志送到庐林一号一些瓷器。她们因工作常在毛主席、周总理等领袖身边,与从事警卫工作的我比较熟悉,就特意好意地问我想不想买一些,如果想,就赶快到庐林一号去挑选。

江西景德镇的瓷器很有名,我觉得可以买一点。就利用办事机会绕了弯,到庐林一号王海容、唐闻生那里,买了点小酒盅、小碟子。孰料一回到办公的楼里,就接到汪东兴的电话,把我一通好训:“庐林一号那边的工作不归你管,谁叫你跑到那边去的?去干什么了?”

我心想:我抽休息空当去看看瓷器,有什么问题?再说担负山上内部保卫工作的人,到各位领导人的住所转一下,也应该算是对分内的工作负责,这难道有什么错吗?汪东兴为什么要动那么大的肝火?

对汪东兴劈头盖脸的指责,我当时很纳闷,别说这实在没什么可指摘的,就是以往真犯了什么过错,他也并不是这个样子训人啊。直到后来听说汪东兴在华北小组会议上犯了错误,受到毛主席批评,做了检讨,我才省悟到,汪东兴动肝火大概与当时心情不佳有关。

8月31日,毛主席写的《我的一点意见》印发给与会代表。第二天即9月1日,陈伯达被毛主席点名做检查,其他发言犯错误的人,也被要求做自我批评和检讨。而我们则在这一天,开始研究会议结束,撤离下山的问题了。

王良恩向大家通报说:现在初步定下来,会议可能于6日结束,代表于7日、8日两天走。江西省军区的司令员杨栋梁也参加了研究,但他说了半天也没定下下山的路线,好像是不敢下决心。因为开会用的车子是从地方调的,警卫处交通科的负责人曹志秀认为,汽车移交的事宜很快就可以办完,没什么问题。王志明说会议搞线务的人员,可以先走一部分。其他会务人员的撤离安排也没什么问题,并报了一下人数:部队153人,工作人员173人。

九届二中全会是9月6日结束的,我们在当天又研究了撤离的行动。

同时研究会上提出,车辆撤离时的交通要特别强调,要对司机们再进行一次交通安全的,要仔细检查刹车。会务组的人员要将文件彻底清查一下,不能在会场和驻地丢失片纸只字。

这一天晚上8时,我在会议办公驻地一带走动,因为就在美庐的边上,所以看见叶群带领着黄永胜、吴法宪、李作鹏和邱会作四员大将,到美庐探访江青。从他们出来时的表情看,见面的气氛应该是融洽的。

海南工服设计

长沙西装定制市场

宁夏工衣设计